首頁

資訊

娛樂

華人

旅游

財經

教育

電視

時尚

書畫

法治

城市

健康

音樂

交通

環保

加入收藏
《喬維談藝術》藝術人生寫春秋——記敘韓亨林的書法之路
 
2020-11-02 17:34
  十月的季節屬于收獲,面對飽滿的麥浪農民喜悅在臉上,觸摸到剛下線的機器工人欣慰在心里,韓亨林以書法之源收成的是藝術碩果,而他讓收獲變換為前行的動力。我與韓亨林從相識到至交,屬于興趣相投,他性格耿直,而我總是實話實說。但在很長的時間里,我卻被他的書法所傾倒,因他筆下流暢而高雅的書風所感染。所以追索他的書寫之路,探尋他文字跳動的脈搏,去解讀流動在他人生歷程中的翰墨軌跡。我在欣賞韓亨林的書法韻味時,會驚嘆他在藝海生涯中的堅韌與執著。盤點著他碩果累累的藝術成就,總會有一種站在山頂望蒼茫的感觸。韓亨林作品多次參加國家級的藝術展覽,而且曾經被特邀到日本、韓國等國家展出,他的書法作品經常被人民、光明、經濟、中國文化、中國書法、央視書畫頻道等主流媒體專題報道。而他在工作之余編著出版《韓亨林硬筆書法》、《韓亨林書法選》、《韓亨林隸書》、《韓亨林楷書》、《韓亨林行草書長卷》等多部著作;在業內曾被中國書畫排行榜評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百位書法家、中國最具升值潛質十大書法家、中國硬筆書壇杰出影響力人物。如果說排列的成績屬于藝術市場范疇,而在中國書協官方的頁面上,韓亨林曾是中書協第五、六屆理事,中國書法家協會維權鑒定工作委員會主任,現任中國硬筆書法協會名譽主席,中國書畫院名譽院長等職位。一位在嚴肅紀檢領域工作的高級干部,收獲著藝術驕傲的同時,你發現他又站在成績的巔峰,開始了新的——跨越。
 
  韓亨林從陜北黃土高原走來,到出水芙蓉般的脫穎而出,究竟走過怎樣的一段路程,一種堅守,一種探索才能成就一位優秀的藝術家。
 
  韓亨林的路程告訴你,一切皆有可能。


 
  上篇:流動的翰墨情結
 
  韓亨林出生于陜北,黃土高原裹古城,四季煙雨鎖春秋,思緒著渾厚滄桑的黃土高原,娓娓傾訴著幾千年的傳說。歷史久遠,戰馬奔騰,仿佛是畫卷佛面緩緩飄過。韓亨林先生長袖善舞在民族文化的跑道上,他用筆墨書寫了漢字的藝術圖景,推動了民族文化的發展。他踐行在文化遺產的翰墨書海里,存留到巍巍古城墻風雨不倒,因深厚的歷史文化浸潤了這片土地,傳承著古韻也鑄就了王者風范。而今韓亨林追逐書意情深,孕育了屬于自己的璀璨成果。他以尋訪古人名帖為依托,讓歷史的墨跡源泉成為圣地,書寫出了黃土高原的蒼茫。他沿用詩詞為創作藍本,把歷史文化的符號重復在筆尖上,成為書界為數不多沒有侵染過江湖的名片。韓亨林很少去以古仿古,以獵奇換創新,唯有淬煉自己的書寫功力,將藝術品味拉向一個巔峰的狀態。如果說韓亨林是一本書,你會在書的扉頁上,看到一位在書法之路上的跋涉者,一位從鄉村走上高級干部蝶變之后的藝術崛起。你能感觸到書法給予他工作中的嚴謹和興趣,讓藝術與法紀交融出完美的和諧。沉穩的紀檢環境融合著流動藝術,可以相互助推到工作與藝術間的升華,激勵他的人生與時代前行的腳步。從他的人生詞典里,隨意翻開一頁,便是風起云涌。你會在這本厚重的書本間,讀懂藝術創新與繼承的樂章,深厚的人文歷史浸染于青磚黛瓦間,他書寫著春秋煙雨的過往痕跡,揮灑到歷史在時代交錯的街巷里。你會閱讀到水墨清香中曾經的風采,會去瀏覽書法園林中的芳華,吟唱出古詩經的韻律和蒼茫,你會透過陜北老區的故居,隱約聽到山河雄偉的馬蹄聲。


 
  韓亨林的藝術成就有目共睹,讓人為之折服,他除了擁有淳樸的家鄉情結,城市的喧嘩沒有湮滅故土的鄉音。尤其是他執著追求對藝術的信念,以及前衛的理念和開拓精神,包括對書法的探索和堅守,都將成為他藝術過往的表情符號。創新的觸角永遠是柔軟而堅韌,韓亨林用勤奮與頑強的精神,抒寫出了他人生中的藝術篇章。他在書寫創新和對藝術的追索中,從黃土高原起航到飛越,在探尋的美麗航線軌跡中留存的亮點,每一個標點都是沉甸甸的感嘆。多年來,韓亨林先生持之以恒,傳承和創新,探索與發展,始終踐行在書寫到藝術的路徑與目標里。他傾心創作書法藝術的精品,挖掘古人筆墨的傳承特質,突出藝術當隨時代的審美坐標,不斷追逐藝術創新的步伐,提升了藝術高度的名片效應。
 
  讓我動筆寫長篇人物紀實,源于一種欣賞與對他的感慨,紀實文學最忌諱寫曾經的高級干部,而且還是敏感的紀委系統,因被韓亨林詩詞書畫無不通曉的奇才所誘惑,讓我走進他的藝術世界。尤其是“眺懸天古城,九曲黃河,覽宮觀院落,亭臺樓閣,瞻雕梁畫棟,華壁飛檐,賞秦腔晉韻,道樂仙曲……夕陽西下,攜三兩友人,觀黃河落日,品美酒佳肴,議天下興亡,說家長里短,嘆人生天地……”。那種舒美而曠達的《白云山感懷》,代表了他蒼勁和老辣的書寫風格,那種雄渾與舒美的格局,在風姿意趣中揮灑自如,呈現出一代書法大家真摯的感情,以及風雨蒼茫的藝術歷程。


 
  書法對于韓亨林來說,始終保持堅韌和持之以恒的精神狀態,筆墨已經融入了他的人生血液。韓亨林盡管出生于農村,但貧瘠和落后的鄉村讓他懂得感恩,他想用另一種方式來證明赤子之心。每當他向我講起故鄉,回憶起自己的過往經歷,總是用一種迷漫的眼神看向遠方,我知道他在捕捉曾經的艱辛歲月。韓亨林的童年是在困境中度過,也正因為童年的困苦讓他開始展望山外的世界。黃土高原的塵煙啟蒙了他豁達思維,黃土地的山水潤養出了他善良的品行。回味曾經走過的歲月,他特別感觸在紛亂里流逝的年華,讀中學因“文-革”扎根農村的潮流,回到故土當上了生產隊會計,其間從鄉村教師到電影放映員。當他說到做鄉村放映員的經歷,能從他的目光里讀出那種豪邁與希望,如果說他喜歡放映員的職業,不如說是因電影畫面讓他遙望山外星空。那種遙望的夢想一直追隨他走進大學的校門,就如流瀉的山泉歡快而奔放。他博覽群書涉獵百家所長,其間音樂與文學的天賦,讓他萌生過成為歌唱與作家的夢。在校園里一曲陜北信天游,迷倒了相同愛好的同行者,最終他還是選擇書法成為生命中堅守的夢。追溯原因,也許是書法根植在他血液里太久,翰墨情結早已根深蒂固。韓亨林經常和我講起他學書法的經歷,以及他成名之后報刊宣傳的六歲習書,解讀他的聰穎與天賦,超人與神奇。其實貧瘠的歲月與苦難童年,對于韓亨林來說能上學是最大的奢望,而且學書法課的成本遠大于其他科目。如果能夠學著寫出一筆好字,在連飯都吃不飽的年月里,他又如何會浪費一紙一墨,因此他一直把小學老師尊稱為書法啟蒙,而曾經的老師何嘗不以好學上進的學生視為自己的兒女。
 
  每當韓亨林談起他的書法之路,似乎在往事的煙云里搜尋走過的足跡,他在大學期間為練能寫一筆好字找遍圖書館,見到好的字帖就如同遇到了真佛,有一次看到一本于右任的《標準草書》,而這本字帖屬于圖書館的孤本,他和管理員說了一籮筐好話,終于答應借閱一周時間。他拿到書之后,白天研究字帖的筆墨運勢,晚上在宿舍為不影響同窗休息,在自己床前掛上簾子,拉上一個小燈泡,每天晚上趴在被窩里練習,整整十幾天時間練到爛熟于心。他對習字有自己的正確態度,尤其是在臨帖上很下功夫,無論學習或工作之余,搜羅到好的字帖如獲至寶。在榆林工作期間下鄉也會關注民間的每幅好字,偶然一次在一個老鄉家,他無意看到角落里一本覆蓋灰塵的舊書,他拿起一看卻是柳公權的《玄秘塔碑》,殘破的柳公權書法被老鄉當成糊窗紙,韓先生惋惜之余拿回家,從此一本殘書成了他走入柳體的宮殿。關于書法,有著很多和韓亨林一樣夢想的人,多數都沒能持久堅守,而他則矢志不渝,百折不饒,成為書法界一位著名的大家。無論歲月如何變化,韓亨林所有的獲獎作品,或應邀參加展覽的書法,那種舒美而蒼遼的墨跡,那份情系故鄉的詞句,都以自己的詩詞和書寫風格,踐行到深入到骨子里的期望。他堅守著勤學和毅力,不讓童年的夢想,成為不結果實的黃花。


 
  韓亨林在書法界享有很高的聲望,并不是因為他曾經的職位,而緣于他的書法作品,職位可以有高低尊貴,但作品卻以傳承與境界分高下。因他的人生歷練和修為,養成了豁達與開拓的性情,表現在筆墨里是厚重的人文精神,他讓工作與生活中的領悟,融入到書寫中升華成一種境界。他經常自嘲自己屬于業余書友,因工作的嚴謹與繁忙特性所致,他唯有擠牙膏似的利用空閑時間,而去涉獵書法藝術絕非易事,需要有恒心與持久的堅韌。韓亨林在匆忙的縫隙間創作書法,總喜歡給自己營造一種輕松的環境,他說:“每當我伴隨悠悠古樂的旋律,手握毫管猶如在舞池中自由地筆舞時,一種超然于萬物之上,一種融入高山流水、峰回路轉、鶯啼鳥鳴的大自然的和諧感油然而生”,有了情景交融的氣氛,書寫的作品境界一定會舒美優雅。他愛好音樂,極盡可能讓音樂和書法融為一體,他特別推崇書寫如樂譜一樣的美感,甚至經常和音樂學者探討之間的默契,以學術的態度運用到書法實踐。音樂的韻律是流動的,而且他書寫的線條同樣帶著靈動,所以每當他習字的時候總去感覺音樂的效果,會隨著音樂的流動而讓字體更流暢。因藝術有著相似的審美同源,多元的知識結構積淀了韓亨林書法功底,才會在書寫藝術的路上走的更遠。
 
  記得一位評論者概括韓先生的書法,“他的書寫不僅是一些孤立的線條,而是一首古典詩,一首陜北的民歌,一部記錄陜北歷史與人生的藝術歷史篇章”。事實上,他的書法始終探索歷史文化的軌跡,踐行在塵封歲月的尋根路程,筆墨當隨時代的覺醒意識里。韓亨林在臨帖與創新間穿梭幾十年,每次梳理寫好的書法作品,就像似發現了新的起點,無論復古或創新都能看到自己的墨跡。驀然回首,驚覺到沒有正式拜過名師,卻在學書的路上走過的全是師承的印記。


 
  在書界的主流專業媒體上,曾經報道韓亨林的書法藝術,多以臨書古法而修為成家,你會發現他的書法穿過懷素的印記,沿著山谷道人的書寫蹤跡,卻行走在歐顏柳體的框架之外,成就了自己的書寫風貌。他書寫在法度內而追求意趣個性的完美,他讓行草書寫出自作的詩詞間,賦予詩書相容的面貌,成為學養融注與高古渾穆的獨特筆墨。曾經有學者描述:“歷代書家工真行者多,獨善草法者稀,工真行者多正士,善草書者多奇士”。而韓亨林胸中自有丘壑,他的書寫流溢出古韻味,讓作品詩書合壁成完美的氣象,文質獨彰才能觀其書法的高度,從傳承中取其精華,歷經凝練與通達疏闊的變異,才形成了結字圓通,意態古樸的藝術格局。歷代書家的字勢有飛動或沉靜,意態靈動而或疏闊,韓亨林的書法在生動中保持住了靜態,讓蛇驚鸞舞化為枯藤虬枝,在意象間追索到高古渾穆之境。古今書家的魅力就在于作品的生命價值,追索古人的筆墨氣息,探尋時代的表達語境,是當下最需求而難以企及的營養。
 
  韓亨林以詩書一體成名,在書界的人文語境中可謂“奇貨可居”,他具備傳統文人的知識與能力融合,他以詩書的方式抒發自己情緒。因多元的文化歷練他開放與寬容的心態,保持住了獨立思考和自由創作的特性,以“學古而不泥古”的行為準則,讓書法的特征表述出延續了傳承精神,他對于筆墨約束可以抵達超脫的境界。在當下,因很長時期在書界形成了一種模式,往往忽視了文本的意義和價值,書寫內容多數都是唐詩宋詞,只要字寫的好就行其他不重要,這是對書法藝術最大的誤讀。而韓亨林經常借助詩文即興書寫,他用文字內容喚起創作的激情,用創作激情帶動出作品形式的力度。所以從他的書法里流動著是文化修養,同時賦予作品本身一種時代的烙印。他把自己的情感與理性融合到筆尖,從而讓創作與藝術升華到審美的視野,體現出他的作品表達魅力。因為理性與思考不僅僅是技法邏輯,不單純代表作品本身的筆法、墨法、章法表象,而是傳達出了作者本身的人文情懷。激情與理性合流成創作的動力,才會讓書寫的筆墨自然流暢,他的多數作品來自于自己的詩詞創作,以理性的思維做支撐,以技法為保障,以激情推動創作讓藝術走向開闊。
 
  不可否認的是韓亨林受時代影響,經常會被無意識的審美共識所左右,但他始終保持住了一種警醒的思維。他以歷史傳承與學術觀念堅持自己的立場,把思維向古今中外各個緯度伸展,去尋找自己的坐標。韓亨林作為一個詩人,積蓄著作家的文化儲備,擁有書家的筆墨功力,同時具備一個學者的睿智,在對自己不斷的拷問中,讓思考的腳步無法停下來。讓流動的思緒在筆下流淌,把每一個瞬間納入永恒,讓書寫幻化成彈奏的音符,真實的演繹一曲唯美的音樂盛典。
 
  韓亨林的書法在書界被時代所認可,從他的書寫中看到字如其人的面目,他的作品結實而厚重,在雄渾中蘊含著儒雅學派。而書寫的氣息里又充滿了拙樸,筆墨間裹挾了黃土高原的壯闊,文字中流暢著信天游的唯美。學界對韓亨林的作品給予了中肯的點評,書家們對他的評論少了那些江湖間的逶迤虛夸,沈鵬稱贊為:“八法專攻,筆力蒼勁,清雋流通,靜如處子,動若游龍”;李鐸說:“韓書諸體皆善,尤以隸楷為佳,其書取法高古,獨辟蹊徑”等。當你去回望韓亨林的藝術歷程,他從始至終都以無怨無悔的精神展示出,“作為一個中國人,有責任也有義務把書法這門國粹很好地傳承下去”,這是他的心愿也是在踐行的目標上。我曾在一篇文字中寫他的書法之道:始終以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”的心態,用豁達而超脫的筆墨行走在學古探今的路上。韓亨林的書寫之路升華到藝術,是自己的人生歷練和對書寫的上下求索,成就了職位與藝術間的角色轉換,在奠定著厚重的書寫功力之外,給自己開拓了一面遼闊而又情趣的空間。


 
  下篇:藝術人生寫春秋
 
  對于一個人字,一撇一捺寫著容易,如果想寫好寫出美感,不樹立人生的態度,很難寫出想表達的效果,除了認真之外而且要用心,才能揮發出理想中的暢美。人生如此,藝術更是裹挾在人生的春秋間,想寫出藝術的精彩,需要刻苦與勤奮之外,關鍵在于自己的素養與積淀。其實,人生和藝術是相連的共同體,從有夢想的那一刻起,人生的尺標和藝術的追求,相互相成在同一個跑道上。藝術家的人生經歷,會滲透在藝術的血液里,無論怎樣的書寫痕跡,都會如同自己的手掌紋絡,即便時空變幻本心永遠握在手中,只要把握好自己的人生路程,從而讓藝術同樣譜寫出精彩與輝煌。
 
  韓亨林先生根系故鄉,又因童年的艱辛,對自己的書法啟蒙記憶猶新。是因為他的書法啟蒙伴隨了人生價值觀,而給自己樹立正確導向的是他的啟蒙老師,因喜歡上書法課,久而久之在老師的熏染下,從開始信筆涂鴉到進入規范。老師教他的第一個字,便是“人”字,一撇,一捺,在他看來很簡單,兩筆就能寫好的字,而老師卻讓他反復地臨習,經常是老師站在他身后看著他寫字,趁他不注意時,突然去抽取他手中的毛筆,他看到自己手里的毛筆被老師輕易的抽取,在驚愕之間生出許多感慨,老師微笑著對他說道:“手握筆要有力度,這樣,手中的筆才不會被人輕易抽取;落筆的時候要穩,要踏實,這樣,寫出來的字才會漂亮;做人也一樣,穩健、踏實,認真做人,認真做事,認真是態度問題,態度端正了,就不會埋怨命運的不公平,面對挫折也會變得堅強,也就會做好每一件事,人生才會精彩有意義”。老師從練字說起,以小事說到做人道理,循循善誘,看似簡單的說教卻是人生常識。韓亨林對老師的教導銘記心間。從此他手中的筆再也沒有被老師抽取過,他的字漸漸進步而熟練。在老師的啟蒙與引導中,他懂得了應該怎樣去做人,但也從少年起一顆藝術的種子,在他的心里悄悄生根萌芽。


 
  回望走過的歲月,韓亨林從讀書到工作,從農村走到機關,他專心學習工作認真做事精干。他經常參與單位的宣傳和板報設計,只要有文化活動的場景都會看到他的身影。在繁忙而有序的工作計劃里,他依然會給書法練習擠出空間,為了能夠提高自己的書寫水平,他不顧工作疲乏,常常是借著休息時間流連于城市角落各個書店,尋找古人的字帖墨寶,當請回“良師”便鉆進自己的書寫空間。韓亨林始終堅持勤學苦練的韌勁,他照著字帖反復臨摹古人,勤奮到了廢寢忘食的程度,他練習書法經常是寫到深夜。有好多次隔壁同事見他房間燈亮著,敲開他的房門驚訝地說道:“你瘋啦這么晚了還在寫,不睡覺啊,練字也不能不要命啊。”他只是報以淡淡的一笑,書法對他來說就像一種精神,他不希望別人理解,喜歡做自己想做的事,因為喜歡,才會癡迷。
 
  韓亨林先生是一位追求完美的人,他每次寫完一幅書法作品,都因為沒有蓋章而覺得布局缺少了味道。他便尋訪篆刻名家,以求得一枚屬于自己的方印,而在榆林屬于閉塞的山城,書畫篆刻名家是稀缺的人才,他把目光掃描到了更大空間。而對于一個喜歡書法,并癡迷而執著的人來說,就算有多少重重障礙也阻擋不了他對藝術的追求。藝術之路本來就很漫長,無論坎坷多變他都腳踏實地,他堅信再長的路,只要邁開雙腳,哪怕一步一個腳印也能走完,再短的路,若不邁步永遠無法抵達目標。身邊熟識的人見他如此癡迷書法,看到他努力勤奮求學上進,都被他的精神所感動,所以介紹引薦在當地不屬于大家的“名家”。無論是求教或拜學,他都以認真做人用心書寫的態度,才有了鐫刻自強不息的人生精彩。或許是因他刻苦求學的精神所致,讓上蒼也為之動容,用一種彌補的方式來糾正了他童年艱辛的筆誤,所以讓他因書法之緣有幸結識了眾多名家,他經常拜訪書界元老沈鵬、劉藝、劉炳森等大家,每次他都會珍惜求教的良機,向名家虛心學習各自的長處,在眾多良師的循循善誘下,韓亨林受益匪淺,讓他的書法之路拓寬了升華的空間。
 
  韓亨林先生調到北京工作之后,離藝術的距離似乎更近了,又因工作環境與紀律的緣由,他酷愛書法卻不能因愛好而影響工作,熟悉他的人從來不在辦公室談書法,只能是業余時間切磋技藝。從九十年代初奉調中紀委,從陜北到北京,他的書法藝術足跡清晰而堅定,他以“奮進”、“騰飛”激勵自己的藝術成長,以“力爭上游”要求自己在藝術上的追索,從走入仕途在繁忙的工作間,韓亨林以持之以恒的精神,穿梭在書法的藝術探索與實踐中。從《韓亨林硬筆書法》的面世,到《中國古代廉政名言集錦》的推出,以及不斷出版的書法與藝術文集,讓書法的實踐應用到工作的領域。他用自己的藝術參與到對外的交流,他的作品入選中韓書畫作品展,每當作品隨參展飛向世界,他都期望著以自己的書法藝術特長,給對外交流帶去中國文化的色彩。他不懈的努力得到業內認可,贏得了同行業的贊揚,無論國家級別大展,或是家鄉及行業書展,韓亨林的名字都在邀請之列,他已經記不清參加多少次展覽,被多少家媒體報道,接受過多少關于書法藝術榮譽。
 
  無論經歷多少榮譽,韓亨林只求在書法上的升華,他的書法逐漸形成了遒勁老道,自由灑落而飄逸,書寫與布局更為渾然天成。他的作品漸漸被學術圈內所關注,因他的努力與堅守加上勤奮好學的精神,以及對書寫的執著追求成為了登上藝術舞臺的基礎,命運給了他艱辛和機遇的雙重音符,但他堅守初心以情為墨,所以才能彈奏出流暢明快的人生精彩。人生不能失去土壤和雨露的滋潤,成長離不開頑強和毅力的支撐,韓亨林通過自身努力與奮進的精神,讓他贏得了屬于自己的收獲。
 
  在榮譽面前韓亨林始終不流露出驕傲,他懂得如何去感恩社會,回報對他的關注與關愛的人們。他多次參加各種慈善活動,在中國扶貧基金會和中央電視臺舉辦:“10.17國際消除貧困日主題公益晚會”他捐贈的《奧運賦》書法長卷現場拍賣,拍賣了232萬元全部支援貧困地區小學建設,因為他曾從苦難中走出,知道奉獻一份愛心就會有人解脫困境。藝術有價愛心卻無價,能夠用他的書法兌換來愛心,對韓亨林來說是最大的欣慰,也是一種愉快與精神上的享受。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,這是韓亨林對人生的態度與追求,他借用藝術奉獻的是拳拳之心,回報給社會的是一種大愛無疆。他用藝術的筆墨寫出人生的精彩,把自己的精神世界刻寫到春秋書頁上,以追求藝術的高峰彰顯出了人生的輝煌。


 
  尾聲:藝術生涯的修為
 
  因為書法藝術植根于傳統,從而生長在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土地上,書家都在追求“天人合一,物我兩忘,近乎道而游于藝”的境界。當書法藝術超越了個性的本質,從而散發出書家的品德與修為氣象,你會發現書法藝術的生命價值和意義。韓亨林的書法作品給我最深的印象是豁達與風骨,他讓修為與做人完美的融為一體,賦予一種全新的藝術審美與心靈的對話。這種對話有時達到了哲學的高度,在“若坐、若行、若飛、若動”的縱橫筆畫之間,在“有豐致、有縹緲”的筆情墨象之中,蘊含著情思,也體現出“道”家的思緒,表現著人格乃至對生命宇宙的體驗。如果靜心去欣賞韓亨林的書法,你會走進他內心的大千世界,當你去了解書家的成長歷程,對其書法的欣賞或能夠更加透徹。
 
  陜北是革命老區,在這片孕育著豐厚文化積淀的土地上,也正因為韓亨林自幼就苦練書法,并且隨師研習寫字的基本功底,加上多年臨池名家古帖,成就了當下有名的大家。他無論從唐楷入手,倘或是以柳顏起步追索漢魏,都讓行書順承出了“二王”的風范。所以他以懷素小草千字文到于右任標準草書,一直都在傳承與創新中研磨突破,他經常在實踐中探尋書法的變化,尤其在筆法技巧上以古創新,融會貫通頹筆成冢,在探索中把握一種覺醒,讓古法的形式與當代審美融為全新的理念,集百家之長形成了自己獨有的風格。
 
  古人云:“兵家求兵道,要下一番苦功;武士求劍道,也要下一番苦功”。而書家求書道,卻沒有一條可以能復制的通道,缺少堅強的毅力和辛苦終不能成功,可謂“不信沙場苦,君看刀箭瘢”。事實上,韓亨林的書法沒能經歷過專業上的熏陶,對于他來說是終生的遺憾。好在他對古學淵源的學習與探索,并沒影響他在工作中的苦練勤學,甚至也沒能阻止他寫字的欲望。幾十年如一日,他從臨摹名家開始到創新變化,無論從法度到布局終究在學習中進步,他把有限的時間投入到探索書墨里。即便是他因嚴謹的工作環境變化,依然用休閑的時間研習書法,他對于筆墨的傾心早已融入血液。梅花香自苦寒來,至于韓亨林的書法藝術價值,在眾多的眼目中會有不同評論,褒楊各異自有評說,這應該是屬于每個人的審美取向,以及欣賞與品鑒的角度各異,這和作品的藝術高低無關。欣賞一篇書法作品,如同去品味一個人的全貌,顏值、品德、學養、風格都將會表現的淋漓盡致。我們賞讀一幅書法作品,自然率真的筆墨最能引目,反之扭捏做作,刻意為之則愈不足觀。縱觀書法藝術創作,天資與環境,機遇和求索相互相成,但不論境遇如何,韓亨林總是灑落自如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在社會喧囂與人心浮躁的時代,一種求索的精神難能可貴,我能想象得出的畫面,他在青燈黃卷中苦苦求索的場景。
 
  品讀書法藝術的過程,是每一位觀賞者審美價值的歷練,繪畫能讓人悅目,讀詩可凈化靈魂,而書法卻包容的人生與學養。韓亨林的書法作品,讓文本與形式和情感渲瀉在一起,賞心悅目而又“達其情性,形其哀樂”,這是一種清新高雅的境界。因此,在韓亨林的作品字里行間,能夠感觸到書法的意境之美,對于能創造美感的意趣,可以透視出作者的心靈世界。在韓亨林的書法作品間,你能感悟到濃濃的傳統文人品行,雖然他“出落”的字體瀟灑俊美,內在的墨痕卻細膩而溫情,有著悲天憫人的情懷。他情思疏闊的字體有一種生機噴發氣象,流動的是一股生命的氣息,彰顯出恢弘而磅礴的大氣感,恍若是一幅萬馬奔騰的景象,注入了激情而動感的生命活力。他的書法藝術個性表現出奔放而穩健,在俊美與舒雅間又流淌一股寂靜,也成就了他性情與學識上的修為,從而折射出他對藝術審美的表達力。事實上,書法也是一個追求真善美的過程,書與法的統一,德與書的統一,法與度的統一,靈與智的統一,人與藝的統一,博古精華而眾攬群芳,書于靈魂度形于外表,唯其如此在技法與藝術上的協調,才是一個完美的過程與境界。
 
  誠然,對于一位書家“藝術即上帝”,無論傳承或是創新,對待書寫中的每一個符號能夠讀出作者的虔誠。韓亨林臨帖或學古論今,從他書寫墨跡可以感觸到對法理的態度,因他在字形結構上的變化和意趣,都沿襲了傳承的路數,而在漸變中又把握住創新的尺度。所以魏碑書法是他最心愛的碑帖之一,縱觀韓亨林的字,既厚重又不失靈氣,既傳統又不乏個性。如揉搓到醒來的面,有勁道卻帶著拙勁,字勢開張而如伸開的扯面,隨時有反彈回去之力,他的字不以乖巧和媚俗視人,在粗狂中透著一種清脆,就如同他的性情一樣率真。書法作品的好壞體現在一種精神上,也能觀察出書家的修為和學養,但無論如何唯有觀者欣賞就足矣。“中國文字,就是畫”(魯迅語),一語道破書法的藝術性。


 
  透過韓亨林書法作品,能夠體味到書家在筆墨間留存的智慧,他的修為和素養蘊含在筆墨的靈氣間,而附加上詩書風韻更能展現出才氣。韓亨林書寫的法度別致而新穎,在行筆上穩健而厚重,落筆準確而凝練,布局依托音樂上靈動和優美。給人一種觀賞遼遠而壯美的圖畫,欣賞一曲舒雅的的樂曲篇章,他的作品可以抵達自然天成,在靈動中流暢出天籟般的質感,書法能寫到如此境界,可謂是功夫與靈氣的展現。體會到韓亨林逶迤前行的人生軌跡,以及他的書法追求之路,可以說他又是幸運的,他生長在陜北高原,黃土地的風情滋潤著他的書寫筆墨,而從小又得到“童子功”訓練,展示的機會和給予他遠行的動力。他生活在一個發達的信息時代,過去曾見不到難尋的宮廷書畫瑰寶,而今無論史詞以及文物都能親眼目睹,他又身處藝術多元與寬松而自由的年代,碑帖并行能各擇所需,可以放心地說道論理。能夠在當今百花爭鳴和多元文化中創作,能與博學的名師和同道相行,有觀賞者給予的褒獎與鼓勵,加上他的學養和修為,才成就了書寫到藝術的跨越。
 
  我寫這篇長文的起始是一種感慨,其實是韓亨林藝術人生的縮寫,也許愛屋及烏的緣故,因對他書法的欣賞,延續到對他為人處事的認可,平時見面我均以老師相稱。他說話做事總是那么簡單明快,心里的意思總是和盤倒出,很像他書法的線條爽快,少有曲筆不蛇行與委婉。他不喜歡別人介紹曾經官方的經歷,喜歡以書論道談藝說法,不愿意在職位的“覆蓋”里發展學術,他一直“走自己的路”,遠離塵囂中的世俗。盡管我最不情愿給人寫贊賞的文字,但對韓亨林卻成為列外,因為他書法藝術的高度,或許是我欣賞他身上流溢著陜北民歌的風韻。對多數人來說,書法是自我超越的最后一道精神歸宿,“人書俱老”一說,是把生命終界同藝術范疇重疊起來,織成盡善盡美的人格理想境界。古有“右軍到老書更佳”,智永登樓四十年方成大家,可見功夫不負存志者。希望韓亨林的書法造詣遞進增長,用生命的印痕述說更為理想的未來,他在書法藝術領域的成績斐然,但依然徒步在前行的路上。(作者:喬維,藝術評論學者。)
 

  韓亨林藝術簡介:

 
  筆名山人,號聚雅堂主,陜西靖邊人。十八屆中央紀委委員,中央紀委駐司法部紀檢組原組長,中國書法家協會第五、六屆理事,中國書法家協會維權鑒定工作委員會主任,中國硬筆書法協會名譽主席,中央國家機關書法家協會副主席,中國書畫院名譽院長等職。
 
  
[責任編輯:編輯部]

關于我們 法律顧問 服務條款 人員查詢 廣告服務 文件下載 合作伙伴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

有害短信息舉報 抵制違法廣告承諾書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

批準: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 | 備案號:京ICP備11000545號-7 | 新聞監督電話:010-57280465 | 投稿郵箱:fabugov@163.com

中 國 發 布 網 版 權 所 有 ,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香港赛马会论坛香港马会开 江西11选5出号有规矩吗 白山棋牌刨幺 江苏七星麻将下载 麻将来了坐下失败 东方6+1开奖结果 浙江6+1开奖软件 下载516棋牌中心 乐游山西扣点点麻将下载 微乐白城麻将手机版 欢乐联网炸金花 北京快三怎么玩稳赚 本人自创一肖公式规律 kk盘锦棋牌麻将 快乐棋牌麻将下载 麻将机多少钱一台 亿客隆-平台